我们的与众不同之处

当今时代,大多数机构未能适应的人类的迫切需求,权力也逐渐往跨国企业转移,从一开始,互惠经济学就是为了响应这个背景诞生的。因此,人类可持续生存的责任落在商业领袖肩上,也依赖于商业领袖利用效率、规模和资源的能力——财务或非财务资源——为使商业成为正面力量而提供的资源。

 
economics_of_mutuality_56.jpg


现状

我们当下的经济体系未能满足人类和地球的需要。它需要的不仅是改革,而是彻底改变整个结构。我们要从70年代的体系开始,设计一个适合当今复杂挑战的体系——一个能造福人类、地球和经济的体系。

对当今的全球环境、社会和经济背景有许多广泛的、不明朗的评估。许多观察家得出结论,当今的经济体系是失败的。自然资源变得更加稀有,人们对全球商业和经济机构的信任度较低,社会不平等继续加剧。

要解决这些重大的、相互依赖的重大问题,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人必须携手合作。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针对这些挑战提出了一个全球共识。

我们最关心的是商业和金融业在解决这些问题过程中起到的关键作用。理由如下:

  1. 鉴于其规模,现代企业和金融机构拥有前所未有的权力和影响力,只要他们继续支持一个坏掉的模型,它们就会对人类的生存造成威胁。

  2. 利润最大化模式是五十年前诞生的,这个模式使企业在不可持续的轨道上运营。

  3. 因此,如果商业和金融行业不转型,我们的经济体系就不是最佳的,使我们一直处于破坏的扭曲的现状。

经济学的根本在于稀有资源的管理。而我们当前的模型不能有效地管理新的稀有资源。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65-01.png


改变现状的尝试

对当前全球经济挑战,人们做过许多评估,也做过许多尝试寻求解决方法——特别是在商界。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企业社会责任倡议是常见的企业回馈社会的方式,通过提供资金、时间和专业技能推动社会保障和环保事业。

今天,企业的这种自我管制,少“作恶”的尝试越来越多——它们围绕着这些关键词“可持续”、“负责任”的企业,或“有道德”、“良性循环”的经济。一些著名的例子包括三重底线原则、创造共同价值和包容性资本主义。

同时,许多企业、网络和基金会也开始发展并贯彻这些概念。近年来,越来越多公司进行这样的尝试,有时这种尝试会引起混乱。然而,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和赞扬的地方。

大多数人都同意,商业应该成为一股正面的力量——造福人类和地球。因此,问题不在于“是否”而在于“如何”,企业如何履行它的责任?我们相信现状还可以改变,前提是商业必须彻底转型。单纯靠补偿是不够的——少作恶,多为善。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渐进式的变革,而是转型变革。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61-01.png

 

这既不是搞慈善也不是企业社会责任,而是一种实现可持续盈利的方式。互惠经济学主张在牢记市场含义的前提下获得利润。

Steven Garber
华盛顿学院院长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5.jpg


商业变革

商业变革想法源于2007年提出的一个关键问题:“什么样的盈利水平对于公司来说才是正确的?”这个问题击中了商业的本质。一个公司的宗旨难道不是追求盈利最大化吗?

跟许多其他公司一样,我们毫无疑问地相信企业除了为股东创造价值还有别的目的。互惠经济学是一种新的管理理论和商业模式,用于为人类、地球和经济去衡量、管理和实现整体价值。它鼓励公司成为世界最佳企业,为造福世界成为最佳的企业。

在商业和金融领域,绩效等于财务收益。然而,企业往往操纵、创造、管理和毁坏多种形式的价值:人力、社会和自然资本。为什么企业的绩效不以这些非财务资本衡量呢?

商业只能管理它能衡量的东西,只有得到良好的管理才有好的绩效。因此,企业必须衡量和管理财务和非财务资本,才能提高整体绩效,竞争成为世界最好的公司。

商业带来的并不全是坏处。它在高效管理资源和价值创造规模化方面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当企业的宗旨是转型为一股正面的力量时,这些能力必须保留。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63-01.png


进入二十一世纪

一切照旧的时代已经结束。全球化和数据化让我们进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面临的全球性挑战变得更加严峻,只有成功转型的企业才会蓬勃发展。它们会拥抱世界的错综复杂和模棱两可,在人类、地球和经济之间形成协同作用。互惠经济学能帮助我们实现目标。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62-01.png

了解互惠经济学背后的机构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