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互惠经济学?

2007年,玛氏领导层提出了一个极具远见的问题:“什么样的盈利水平才是正确的?”。在这个问题的驱动下,互惠经济学项目已经发展为一项突破性的管理创新和一个新的增长模式。这个模式下,商业采纳一种更完整、更互惠互利的资本主义形式,比当今主导的利润最大化模式更加公平,更有效率。

 
economics_of_mutuality_48.jpg


Bruno Roche的互惠经济学概述

Bruno是玛氏的首席经济师和玛氏智库常务董事。从2006年起,他就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指挥玛氏智库的全球工作。在他的领导下,玛氏智库在营销效果和并购整合方面提出了开创性的方法论。智库还从欧美拓展到全球,成为真正的全球化机构——包括亚洲和非洲。

 


植根于商业实践与学术严谨性

从2014年开始,玛氏首席经济师Bruno Boche和他的玛氏智库团队与玛氏各地的业务单位,以及来自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等一流学府的知名学者携手合作,开展了超过十年的深入研究。研究包括:在玛氏业务生态系统里进行的实地实验,对多个公司最佳实践和商业试点进行深入回顾和案例分析,以探讨企业如何在更广泛的业务生态系统里解决人类、地球与盈利之间平衡的现实意义。

互惠经济学建立在突破性的绩效指标、创新的管理和会计实践以及新的利润构成形式上,它的研究结果展示出光明的前景。研究结果表明,当一个公司对它的社区、人才和生态系统进行投资,并以非财务指标衡量和管理绩效时(甚至包括短期的财务绩效),它所创造的价值是最大的。

互惠经济学推广的是一种更加互惠互利,更加环保,更加繁荣的经济,它的核心在于提高业务绩效,建立企业、社会、环境、资本和工作之间的新关系。互惠经济学正演变为一种开放式协作的结构,帮助世界各地的商业领袖实现企业转型。

Bruno Roche和Jay Jakub在他们的书《完成资本主义》里阐述了互惠经济学方法,这本书是英文版,2018年7月由中信出版社翻译为中文。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66.png

 

互惠经济学是一种强大的方法论,它相信商业领袖有责任和机遇重新赋予企业一个正面的定位,它反映了不断变化的社会和环境需求,释放了潜在的增长机遇和价值创造机遇。

Jay Jakub
玛氏智库外部调研高级总监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5.jpg


旅程之初

2007年,玛氏公司主席John Mars提出了一个问题:“对一个公司来说,什么样的盈利水平才是正确的?”由一个股东提出这样的问题非常令人惊讶,因为当今世界的股东认为正确的利润水平就是从价值链中能提取的、以分红的形式分配给他们的最大价值。

玛氏智库是玛氏公司内部的智库。问题提出后,我们邀请智库对这个深刻的、颠覆性的问题进行研究。这个问题对道德和商业都有深刻的影响。经过对利润和增长之间关系的初步分析,智库得出结论:仅依靠传统的业务绩效指标是远远不够的。玛氏和其他公司的绩效应该被重新定义。

仅仅考虑公平分红或思考利润与增长间的关系不足以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要求智库跳出当今企业使用的狭隘的财务绩效指标,而去思考企业能为人类、地球和盈利去创造/破坏的整体价值。

我们设计了一个小测试,看看你是否面临着与我们一样的问题。

 
economics_of_mutuality_107-01.png


突破性发现

在商业运营中,你只管理你能衡量的东西,只有通过管理才能获得好的绩效。我们的目标是提高业绩,为人类、地球和经济创造价值,首先要做的就是增加计量指标。为此,我们花了十年时间对非财务指标——人类、社会和自然指标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与测试。

最终我们取得了突破,找到了企业可以执行的、简单又稳定的非财务绩效指标。对社会资本的每个表现方式和维度进行详尽的衡量是不太现实的。我们试图用几个关键的指标去捕捉非财务资本的本质。

人力资本被定义为个人的经验、技能、信心、志向、健康和福祉,并以这些指标进行衡量。社会资本则以信任、社会凝聚力、和社区集体行动的能力为定义和计量标准。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的衡量是由相关人员和社区使用专家设计的调研工具,在具体的商业环境下进行。

自然资本的衡量稍有不同,因为现下已经有多种有效的衡量工具。这里的研究重点在于找到适合自然资本管理(输入)的衡量方式,而不是适合汇报(输出)的方式。因此,考虑到可执行性,我们采用了5个关键的资源输入指标:非生物、生物、水、空气和表层土壤侵蚀。

每一个衡量工具和指标都是由多位学术专家,经过广泛测试,并由外部的专家小组进行了两次评审后制定的。他们得出结论,这些新的可执行的非财务资本商业指标是具有突破性的。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60-01.png
 

 

与其他世界领先的学术机构和企业共同合作下,玛氏公司和牛津大学联合主导,对互惠经济学进行了超过十年的深入研究与实践。互惠经济学有望带来一个新常态,重新恢复对企业的信心,实现新时代的繁荣。 

Bruno Roche
玛氏首席经济师和玛氏智库常务董事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5.jpg


设计一个管理模型

如何衡量只是拼图的一部分。这些新指标提出了许多很棒的新数据点,例如工作场所的幸福度,对供应链的信任度等。但我们不能为了衡量而衡量。这些数据依然要与管理实践和商业模式干预结合,以更好地利用新的非财务数据所驱动的新见解。我们需要新的管理手段,以管理财务资本的方式,管理并增加非财务资本。

好的管理远远不止于对事实和数据的掌握;它是一种思维。因此,要管理好新的非财务指标需要我们转换为一种基于新原则与实践的、创新的多资本思维。商业是在“混合价值系统”中的行动者。

  • 设计有核心宗旨的商业模式

  • 让更多的利益攸关者参与其中:编排vs.主导和利用vs.负责

  • 与非传统的利益攸关者建立合作关系

  • 设定非财务KPI

  • 利用多资本损益表管理财务绩效

  • 设计创新的组织和所有权结构

我们把新指标和新管理实践结合起来,管理企业的财务和非财务健康,这就是所谓的互惠经济学。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64-01.png


影响

这个漫长的研究和试验过程只是开始。研究和试验还在进行;这些研究和试验给企业如何造福人类、地球和经济提供了新的认知。

研究表明,我们不仅可以用稳定、可执行的方式衡量非财务资本的表现,还指出非财务资本和财务资本之间是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从2014年来,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和玛氏智库开展了联合研究合作,不断加深和拓宽研究认知。同时,我们在不同地区不同背景的玛氏企业内部继续发展和启动新的互惠经济学业务。这些都是为了发掘新的商业实践与战略,对社会/人类/自然资本进行投资,以实现财务业绩目标。

现在,我们想把玛氏智库和互惠经济学的研究扩大为一场全球范围的运动,为了共同利益,推动实现商业变革。为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致力于通过一系列的全球教育课程和活动分享我们的知识。

 


商业案例分析

理论必须通过实践的检验,理论模型可以通过实践和学习不断改良。因此,案例分析是教学过程的重要一部分。

马乌阿(Maua)项目就是运营互惠经济学模型最成功的业务之一,属于玛氏箭牌肯尼亚公司。我们也知道许多其他公司也在做极具价值和影响的工作。因此,尽可能向其他人学习也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economics_of_mutuality_88.jpg

马乌阿(Maua)项目——肯尼亚

 
 
 

为什么说互惠经济学是我们面临的许多全球性挑战唯一的解决方法?

economics_of_mutuality_34.jpg